灵修课堂
网站首页 >> 灵修课堂
只见耶稣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3-9-21 阅读:2431

“他们举目不见一人,只见耶稣在那里。”(太17:8)

  “只见耶稣”。最后这句话就足够成为我们要讲的经文了。当彼得看见我们的主和摩西和以利亚在一起,他大声说,“主阿,我们在这里真好。”似乎是在说和耶稣,摩西和以利亚在一起,要比只和耶稣在一起更好。在他的生命中有一次能看见耶稣变像,和律法和先知的代表人物在一起,这当然是好的;也许在那特别的时刻,那是他能见的最好的景象;但作为平常的事,这如此庄严的异象对使徒们并不是一件好事;彼得他自己很快就发现了这点,因为当那光明的云彩遮盖他们,他们听见天上来的一个声音,我们看到他和其他人变得如此害怕。毕竟,对彼得来说最好的事情并不是变像带来的过度激动,或者和那两位和耶稣一起出现的伟大的灵令人愉快的同在;而是同样荣耀,但却没有如此激动人心的“只见耶稣”的同在。

  弟兄们,请相信我,令人狂喜激动的经历和心荡神移的享受,尽管作为偶然给我们的更新是很有用处,但却不像那安静但令人喜悦的日常“只见耶稣”般的相交那样好,而这一点应该成为所有基督徒生命突出的标志。正如门徒只是和耶稣一起登上山,正如他们只是和耶稣一起再次回到众人当中,这和他们在山顶上,摩西和以利亚也在那里的时候一样,他们和他在一处实在是好的;尽管耶稣基督在他普通的衣着装束中,可能不像他们看见他衣服放光,他的脸如日头发光一样令他们眩目,然而他实际上是同样荣耀,和他在一处是同样于他们有益。

  当他们看见他穿着普通的衣服,他的同在就和他用光辉披戴自己那时候一样对他们有用。毕竟,总体而言“只见耶稣”要比耶稣,摩西和以利亚在一起要更好。

  “只见耶稣”,只是和普通的耶稣,每天的基督,在人当中行走,在秘密处和他的门徒相交的这一位在一起,当我们还在这身体中的时候,这甚至要比看见在威严的华美中的耶稣他自己更为美好。

  今天早上我们要尝试专注在这简单的“只见耶稣”上,我们要做见证,就像圣经上论到歌利亚的刀时说,“这刀没有可比的”一样,我们可以对“只见耶稣”的相交说同样的话。我们首先要看在变像之后可能会临到门徒身上的事;然后我们要讲实际发生的事;然后第三,我们要讲我们热切希望那会临到今天来听我们讲的人身上的事。

  那么第一点,这三位使徒看见变像后可能发生的事情。

  有四种可能的情况。第一种假设,他们可能在那座圣山上发现一个人也没有,除了自己,他们可能发现所有人都走了。当那云朵遮盖他们的时候,他们如此害怕,他们有可能抬起头来眼看,发现整个异象都融化进入那空气中。没有摩西,没有以利亚,没有耶稣。在这种情形里他们会落入一种可怜的困境,就像那些开始品尝筵席的人,突然发现所有的佳肴都被一扫而空;像那些尝到冰凉晶莹的水珠的滋味,然后看见水源在他们眼前枯竭的人。那天他们就不可能下山,问问题,得教训,因为他们会没有了老师。他们会下山,去面对众人,去和魔鬼争战;不是征服撒但,而是在众人面前被他击败;因为他们没有了那位为他们争战,把邪灵驱赶出去的元帅。他们会下山,去到文士和法利赛人之间,被他们刁钻的问题难倒,被他们的诡辩打败,因为他们没有了那位智慧人,那位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说话的人,把这些难解的结打开,清除这些争端的纠缠。他们可能会成了没有牧人的羊,像被撇在世上的孤儿。他们可能会因此想,看见这变像,这真是一个不好的日子;因为看见了,被它吸引,心潮澎湃,被激发起极大的期盼,所有这些就像水面的泡沫消失了,在身后没有留下什么实在的东西。哎呀!那些看到义人的灵得以完全,看见所有这些灵的伟大的主,然后发现只剩下自己,所有崇高的相交永远消失,这是何等的景象。

  我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我们自己曾经也在他们当中,这样的情形确实发生在他们身上。你曾经听了一篇讲道,或去到一次福音敬拜当中,或者读到神的话语,高兴了一阵子,大大欢喜,被高升去到更超然的领域,然后一切都结束了,一点喜乐和益处都没有留下,所传的,当时所享受的一点也没有留下,绝没有一点,是你可以随身带走,带到每天生活的争战中去的。整件事情是一个光辉的异象,仅此而已。剩下的既没有摩西,以利亚,也没有耶稣。你确实还记起你曾经看到的,但只是带着遗憾,因为你什么也没有得到。

  确实,有时候这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是这个不义的世界经常所得的分,这世界听见福音,却不认识它的实在;它毕恭毕敬听着福音历史,就好像听着古代的传说;它带着尊敬听神迹发生的那日子的故事;它尊敬那远古的世代和他们英勇的作为,但是它不相信所有的异象还有任何东西被留下,还有什么为今天,为普通人留下来的。摩西它是知道的,以利亚它是知道的,基督它是知道的,当他们就像划过眼前的影子,然后消失了,但不晓得这些当中有任何是对当代的人的思想和灵有永远的影响。所有的是来了又去了,所有的都得到敬畏,所有的都得到尊敬,但仅此而已;就他们而言,什么也没有留下,来影响或祝福现在。

  耶稣和他的福音来了又去了,我们可能可以很正确地复述这事实,但是按照某些哲人的说法,新约里没有留下任何东西,是可以影响这个进步的时代,这开明的十九世纪的;我们已经超越那个时代了。

  啊!弟兄们,让那些可以满足于此的人去敬拜道德的遗传和灵里的魅影好了;对我们来说,这些就是罪的本身。另一方面,主的名是配得称颂的,我们可以说我们的主耶稣是和我们同在。在今天他与我们同在,他要与我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基督的存在不是一个局限在远古或极遥远开外的事实。藉着他的灵他确确实实在他的教会中间;我们已经见过他,尽管不是用眼睛;我们已经听过他,尽管不是用耳朵;我们已经抓住他,尽管不是用手;我们吃他的肉,这肉真是可吃的;喝他的血,这血真是可喝的。就在今日,我们有耶稣,我们这位朋友与我们在一起,我们向他敞开我们的秘密,他担当我们的忧患。我们有耶稣作我们解释的教师,他仍向我们启示他的奥秘,带领我们进入神的心意和名中。我们仍有耶稣与我们同在,供应力量给我们,靠着他的能力我们仍是有大能。我们承认他在教会作王的主权,我们领受他一切够用的帮助。教会不是被砍了头,她的头是与他有生命的联合;耶稣对我们不是隐秘的,不管他对别人是什么样;他不是消逝的影子,他不是英雄气概的化身;基督确实存在,尽管其他人看不到他;甚至我们用眼睛也看不到他,然而我们相信他,因着说不出来的,完全的荣耀而欢喜。

哦,我相信这绝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就是我们做着我们生活的工,我们的信仰却化作为虚构,变成了只是情绪化的东西,只是思想,梦想和异象;但我愿我们的信仰是事实,是与一位活着,与我们同在的救主的同行。尽管摩西可能离去,以利亚可能离去,然而耶稣基督与我们同在,住在我们里面,我们住在他里面,愿这永远是这样。

  还有可能发生在门徒身上的第二种情况。当他们举目,他们可能只看见摩西。看见摩西,这和他们实际看到的替换,这肯定是很令人伤心。摩西的脸面可能放光,他的出现可能吓着他们,像他们这样出身卑微的人,和那位在耶书伦的大能君王,那位与神面对面说话,一次四十天在庄严的秘密会面中与神一道安息的君王一道下山,这决非小事。

  但是有谁愿意用日头交换月亮呢?有谁愿意用救主神的爱的日光去交换摩西和律法冰冷的月光呢?

  他们失去了一位名字就是爱的主,却找到了一位名字和律法是同一个意思的领袖,这种交换并不令人欢喜。摩西这位属神的人,和神的儿子耶稣是无法相比。然而亲爱的弟兄,有一些人只是看见摩西。

  有了这在世界上被传讲的福音,一个安息日接一个安息日所宣讲的宝贵的恩典教义,有了圣经清楚的启示,圣灵在人心中的工作,有了这一切,我们当中还有一些人除了看见摩西以外,还是什么也看不见。我的意思是,有一些人除了影儿,那仅仅是影儿的,就是什么也看不到。

  当我读圣经的时候,我看见那表象,预表,用图画代表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很高兴看到标记,预表和图画,因为它们对我仍有启发作用;但是它们居首位的时代已经让位给了一种更清晰的光,它们是永远离开了。

  然而有某些人,自称是看圣经,是看得非常不一样的,他们设立了一套预表和影儿的新体系——我可以说,这体系对有常识的人来说是荒谬的,对有属灵品味的人来说是令人厌恶的。有一些人喜欢外在的命定,他们一定要有程式和仪式,弥撒的礼服和礼仪,在早晨,正午和晚上,这些东西要多多的。他们看重日子,季节,言语和姿势的形式。他们认为一个地方要比另外一个地方更神圣。他们认为某种人比其他的信徒更是超然,更是祭司,他们对标记的热衷是任何时候都明显的。从他们的教导,人会想到那需要的一件事不是“只见耶稣”,而是习惯,古老的传统,外在的行为和正确的遵守!

  哎呀!这是那些讲论耶稣,但实际上看见摩西,只看见摩西的人!啊!如果人心要用和耶稣的灵里相交和外在行为,表象的代表相交换,这是多么令人丧气。如果基督教教会凭信心在永活的主完全的恩典和真理里得到的恩惠被骗走,回到属肉体的命定这乞丐般可怜的原始东西,这是多么一件令人丧气的事情。

  确实,如果罗马天主教靠守律法的影子伪装来和福音事实和实质混在一起,这就真令人悲伤了。感谢神,我们不是这样学了基督。我们看见的是比只见摩西更好的。

  太多的人只看见摩西,他们看不见别的,只看到律法,看不到别的,只看到圣经中的责任和命令。我知道这里有一些人,尽管我们已经尝试传钉十字架的基督是他们唯一的希望,然而他们每次看圣经,或者听福音,除了感觉到他们自己的罪性,是什么别的也感受不到,出于这种对罪性的感受,他们生出一种愿望,要行出他们自己的义。他们不断用神的律法衡量自己,他们感受到自己的短处,他们为他们的过犯悲伤,但他们没有更进一步。

  我很高兴他们看见了摩西,愿赐律法的这一位严厉的声音把他们驱赶到成就律法的那一位那里;但是我很伤心,他们在律法的奴役下拖延如此之久,这只会给他们带来愁苦和不安。看见西乃山,除了绝望还会有什么呢?神在烈焰中启示他自己,带着雷声宣告他烈火般的律法,这有什么可以拯救灵魂的呢?看见耶和华断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然用直到永远的愤怒报应人的过犯,这景象永远不能胜过加略山,在那里爱满足了公义的要求。哦愿你能超越那能触摸得到的山,来到加略山上,在这里愤怒的神可以清楚被人看见,但是怜悯的神是充满宝座之上。哦,逃脱命令和威胁的声音,来所洒的血面前,来到“只见耶稣”在诉说更美事情的地方,这是多么有福!然而,只见摩西,这种看见对你们有些人来说变得非常常见,你们是用愁苦自己控告自己。你们从来没有读圣经,听福音而不感受到被定罪的。你们知道自己的责任,承认你们是多么亏欠于这责任,所以你们常住在被定罪的感觉下,不到那为你们的罪作了挽回祭的他这里来。

  哎呀,竟然有这么多的人,用奇怪的不信的扭曲每一个应许,把它们变成一种威吓,可以在有蜜下滴的每一句恩言中挤出苦胆和茵陈。他们只看见摩西黑暗的影子,让摔碎的刻着律法的石板,那可怕的号角声永远伴随着他们,在这之上的是一位愤怒的神。他们曾经见过更好的景象,现在有时候也看见,在传讲福音的时候,时不时他们可以稍微看见一丝的希望和怜悯,但是他们又退回到黑暗中,因为他们选择了只看见摩西。我求神,有一种改变可以临到他们梦的灵,就像使徒一样,他们可以“只见耶稣”。

  但是我的弟兄,有第三种情形,是可能发生在这些门徒身上的,他们可能只看见以利亚。不是站在温柔的救主身边,他们可能是站在那衣着粗糙,有一个严酷的灵的以利亚身边。留在他们身边的不是神的羔羊,而可能只是那狮子,他的咆哮就像在犯罪的以色列当中神自己那威严的声音。在这种情形下,有这样一位领袖,他们可能从山上下来,我想如果约翰说,“命令火从天上下来”。以利亚可能吞灭他的敌人,法利赛人就像巴力的先知速速被解决,希律的血就像亚哈的血,被狗舔吃;希罗底,就像另外一位耶洗别,同样被狗吞噬。但所有这复仇的能力,要是和那位罪人朋友满有恩惠的无所不能相交换,这就是很糟糕的。有谁会选择那位杀死巴力的先知的人,而不要那位人的救主呢?

  当迦密山的祈求为以色列带来雨水,迦密山顶充满荣光,但是和客西马尼园相比,它是多么可怜,客西马尼园的祈求给数以百万计的人带来永生!和耶稣在一起,我们就是坐在以琳的棕树下,但是和以利亚在一起,我们就是在旷野矮矮的罗腾树下。有谁愿意用橄榄山的美好去换何烈山的恐惧呢?

  然而我是害怕,有很多人只是看见以利亚。对将来的预言比思想现在的救恩更令他们着迷。我们可以把以利亚看作是代表为基督作预备的,因为我们的主把将要来的以利亚的预言解释成是指着施洗约翰说的。

有为数不少的人,他们停留在寻找,悔改和预备的状态中,并不是到“只见耶稣”这样的情形中来。我自己不喜欢用“为基督作准备”这个说法,因为依我看来,那些为基督作准备作得最好的人,就是那些自己觉得是最没有预备好的人;但是毫无疑问,是存在着一种为信心作预备的内心状态——这是一种对需要的认识,清楚罪,对罪恨恶,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在基督耶稣里真正的平安和安慰作预备,但是哦!有多少的人年复一年只是停留在这初级的光景中,选择烛光,拒绝阳光。他们没有成为信徒,但总是抱怨他们觉得还没有预备好到基督这里来。他们要基督,他们渴慕基督,他们很想得着基督,但是他们停留在渴慕和盼望中,不再进一步。

  他们从来没有到了这种地步,来“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那从天上而来对他们发出的声音,他们总是把它解释作那呼喊,“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他们的良心被刺痛,被那在旷野中高呼,“预备主的道路”的声音再次刺痛。他们的心被以利亚的挑战,“若耶和华是神,就当顺从耶和华。若巴力是神,就当顺从巴力”撕裂;但他们还是在两种意见中徘徊不前,在以利亚面前发抖,而不是在救主面前欢喜。

  可怜的男女,离神的国如此接近,然而却在它之外;离筵席如此接近,然而却因为没有生命的粮而灭亡。这话语就在你身边,然而你却不接受它。我求你要记得,仅仅为一位救主作预备,这不能得救;有一种对罪的认识,这和得赦免并不是同一回事。除非你也相信耶稣,否则你的悔改就是需要悔改的悔改。

  天国的钥匙绝不是挂在施洗约翰的腰间;以利亚不是拯救的大门;为基督作预备,这并非基督,绝望并非重生,怀疑不是悔改。只有凭着相信耶稣你才能得救,但是埋怨自己,这并不是相信。

  “只见耶稣”,只有耶稣才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只见耶稣”,只有耶稣才是罪人的救主。

  哦,愿你的眼睛可以被打开,不是去看以利亚,不是去看摩西,而是“只见耶稣”。

  那么你看到有这三种可能,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当门徒睁开他们的眼睛,可能有第四种情况发生——他们可能看见摩西以利亚和耶稣在一起,就像在变象的时候那样。一眼看上去,这要比他们确实享受的要强。和那有福的三位一起下山,这是多么大的特权!要完成神的目的,他们会是多么有能力!

  摩西能传讲律法,使人颤抖,然后耶稣用他恩典和真理的福音跟进。以利亚能向他们的脸面发出闪电,然后基督可以抬升降卑的灵。这样的对比岂不使人欢喜,这样的联系岂不鼓励人心?这样各种不同的力量联合在一起,岂不会带来最大的成功吗?我并不这样认为。“只见耶稣”,作为直到永远的事,这要比看见摩西以利亚和耶稣在一起要好得多。

  现在是晚上,我知道,因为我看见了月亮和星星。早晨来到,我知道它临到,因为我不再看见许多的星星,只有一颗留下,就是那晨星。但是光天白日临到,我知道,是因为我连那晨星都看不到了;夜晚所有的守护者和安慰者都消失了,我只看见太阳。正如每一个人都喜欢正午,胜过午夜和拂晓,摩西和以利亚的消失,表明正午的光来到,这是所能发生最好的事情。

  我们为什么希望看见摩西?礼仪在耶稣身上完全实现了;在他身上律法得到尊荣和成全。让摩西离去,他的光已经只在耶稣里了。

  为什么我想挽留以利亚?预言都在耶稣身上实现了,以利亚所传讲的预备,耶稣他已经亲自带来了。那么,让以利亚走吧,他的光也是只在耶稣里了。

  看见摩西和以利亚在基督里面,这要比看见摩西,以利亚和基督在一起更好。有一些事情不在了,这表明事情的光景要比它们还在更好。在我一切的藏书中我不晓得我还有一本列尼所著的英文文法,或者马弗所写的拼写书,或者亨利的初级拉丁文练习,我对没有这些有价值的书并不感到遗憾,因为我已经不需要它们了。同样基督徒不需要摩西的表记,或者以利亚的预备,因为基督是一切,我们在他里面完全了。

  熟读更高层次的圣书,阅读基督的心这金子般的书本的人,可以很安全地撇下律法的课本;这课本对还在婴孩时期的教会是够好的,但是我们现在已经脱离了孩子般的事情了。

  “我们为孩童的时候,受管于世俗小学之下,也是如此。及至时候满足,神就差遣他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我们既为儿子,神就差他儿子的灵,进入你们的心,呼叫阿爸,父。可见,从此以后,你不是奴仆,乃是儿子了。既是儿子,就靠着神为后嗣。”我的弟兄,这个原则还可以引伸得更远;即使我们在这地上看重的最宝贵的东西,当它们在天上完全实现的时候,它们也要消失。锡安山上的圣殿当时是美好的,尽管我们并不相信在福音时代建筑有什么神圣的地方,但我们爱我们习惯献上祷告和赞美的那庄严聚会的地方;但是当我们进入完全,我们在天上找不到圣殿。我们喜悦我们的安息日,我们不会把它们放弃。

  哦,愿英格兰永远不会失去她的安息日!但是当我们抵达天上的耶路撒冷,我们不会守一周的第一日,看它胜过其他的日子,因为我们要享受一个直到永远的安息日。

  没有圣殿,因为所有的都是圣殿;没有安息日,因为在天上所有的都是安息日。就这样,你会看到失去一些东西,这其实是得着:这证明我们已经不需要它们的帮助。正如我们离开了幼儿园和它附属一切的阶段,对此决不后悔,因为我们已经长大成人,同样摩西和以利亚没有了,但我们不会怀念他们,因为“只见耶稣”这表明了我们已经长大成人。当我们只见耶稣,这是更高成长的一个标志。

  我的弟兄,这种事情的很大部分在所有基督徒的属灵生活都会发生。你还记得一开始你知罪觉醒的时候吗?你是多么看重传道人,是多么看重他传福音的风格!但是现在,尽管你欢喜听到他的声音,发觉神藉着他祝福你,然而你已经在主的荣耀中把对传道人的看重淹盖下去了,除了“只见耶稣”,你看不见一人。

当你在恩典中长进,你会发现那曾经对你来说是绝对重要的许多教义和教会治理的要点,和基督他自己相比已经不太重要,尽管你仍极看重它们。像那攀登阿尔卑斯山的游客,当他登上勃朗峰顶,一开始他看这万山之王是众山的一角,在他向上攀登的弯弯曲曲的路上,有时候他看见其他山峰看起来比这山中的君王还要挺拔;但是当他最后靠近顶峰的时候,他看见其余所有的山头都在他的脚下,勃朗峰雪白的浩大悬崖高耸入云。这是这样,当我们在恩典中长进,其他事情隐没,耶稣升起。它们一定要衰微,但基督一定要升高,直到他一个人占据了你灵魂的整个地平线,清晰光明荣耀地升起,升高进入神的天上。愿我们可以像这一样“只见耶稣”!

  今天早上时间跑得如此之快,我不知道该怎样把我讲论的余下部分挤到定好的位置里面,我们一定要快快地讲一讲实际发生了的事。

  “他们举目不见一人,只见耶稣在那里。”他们要得安慰,这就是他们需要的一切。他们如此害怕:摩西走了,他不能给他们安慰;以利亚走了,他不能说安慰的话;然而当耶稣说,“不要害怕”,他们的恐惧消失了。

  每一颗愁苦的心所需要的一切安慰都能在基督里找到。不要去摩西那里,不要去以利亚那里,也不要去旧约那里,不要去预言那里;直接只是去到耶稣那里。他是他们所需要的完全的救主。

  这三个人需要罪被洗净;所有的人都需要在所行的路上得保守坚固,但是摩西和以利亚都不能洗去他们的罪,也不能保守他们不回到罪中。但只有耶稣能洁净他们,他确实这样做了;基督能带他们往前走,他确实这样做了。

  啊!弟兄,我们所需的完全的救主,我们只能在耶稣里找到。罗马的神父和英格兰教会中模仿他们的人殷勤要给我们举行聚会礼仪,如果我们再次低头去负他们的轭,他们会多么高兴!但是我们感谢神,我们是已经“只见耶稣”。如果摩西走了,如果以利亚走了,我们是不大可能让罗马的修道士来填他们的空缺。没有英格兰教会,摩西式的,罗马天主教的教士掌权,“只见耶稣”,这已经足以安慰我们。当他们回到世界中,他还足以作他们的主。“一个人不能服事两个主。”这样,摩西和以利亚可能退到二线,然而,如果领导权是分开的,信徒的思想就会遇上难处。但是当他们除了耶稣以外没有别的领头人,他的指引,他的指挥和命令就相当足够了。在争战的日子,他足以作他们的元帅;在困难的日子足以作他们的指引。除了耶稣他们不需要别的人。

  我的弟兄,在今天,除了基督我们没有别的主,我们不会让自己服在任何神的代表之下;我们不向一个宗派的伟大领袖低头,不向加尔文,也不向阿民念,不向卫斯理,也不向怀特菲低头下拜。

  “只有一位是我们的师尊”。这一位就足够了,因为我们已经学会只在耶稣里去看神的智慧和神的能力。他作他们将来生活的能力,以及他们的主,这就够了。他们不需要求摩西给他们职分上的尊严,也不需要叫以利亚给他们从天上降下火来,耶稣要把他的圣灵赐给他们,他们要得力胜任任何的工作。弟兄们,你我需要的传福音,征服人心归向真理的一切能力,我们只能在耶稣里找到。你不需要神圣的来自国家的威严,不需要假装出来的继承使徒的职分,不需要主教的祝福;耶稣要用他的圣灵膏抹你,你要大得从上而来的能力,你就能行大事,得胜。

  嗨,他们不需要别的动机,去激励自己正确行使他们的能力。一个人得到容许为像基督这样的一位而活,这动力已经足够。只要让对基督的思念占据得光照的理智,它就必然要征服那被圣化的感情。让人清楚明白,只有耶稣是永在的神,离开天上,下来受凌辱和恶名,好使他能救赎我们脱离那将来的忿怒;让我们只要看一眼那戴上荆棘冠冕的头颅,那因流泪发红的亲切的眼睛,那被凌辱他的人的拳头殴打击伤的可爱脸庞;让我们只要去看那颗温柔的心,这心为我们忍受说不出的悲伤而心碎,基督的爱必然要激励我们,我们因此“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他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在动力这个方面,信徒不需要摩西的帮助。你要作这样那样的事,因为要不是这样你就要受到惩罚,这不能给你多大的力量,你也不会因为先知的灵使你盼望在千禧年你要管许多的城而得到多大帮助。

  你是事奉主基督,这就足够了;如果你被加力去荣耀他,戴他的冠冕,尊荣他的名,这对你就足够了。

  “只见耶稣”,这个动力对殉道者和任信者来说已经足够了。弟兄们,在我们要传的所有福音当中,这是我们要传的福音的全部——这是我们自己相信的唯一根基,这是我们摆在其他人面前的唯一盼望。我知道,这个时代有一种自大的渴望,是追求那理智,深邃和新奇的一面的;我们常常被人告知,像科学一样,信仰也要发展;如果我们今天传那两百年前所传的,我们就受人蔑视,被人看作是顽固的人,肯定不是会思想的人。

  弟兄们,我们今天传的是一千八百年前传的,其他人对此作更改,他们就造出怪异,而不是改良。我们不耻宣告,只有基督的古旧真理才是直到永远的,所有其他的已经消失,或将要消失,但是福音要高耸在时间的废墟之上:对我们来说,“只见耶稣”仍然是我们事奉的独一话题,我们不要别的什么。

  因为“只见耶稣”要成为我们的赏赐,在他所在的地方和他在一起,得见他的荣光,我们必要像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我们不求别的什么天堂。我们的心不能想象还有别的福气。求主完完全全把这赐给我们,“只见耶稣”要成为我们的喜乐,贯穿永世。

  还有地方可以详细阐述这个问题,但我们宁可给你们这想法的大纲,而不是这些想法本身。尽管门徒是“只见耶稣”,他们看见的已经足够,因为对现时和永世来说,耶稣已经足够,足够靠此活着,足够靠此去死。

  我一定要结束了,尽管我很想继续说下去。弟兄们,让我们来思想,我们盼望有什么会临到现在在场的人身上。我确实盼望,对我的基督徒同胞和我自己,我们思想,动机和作为的伟大对象就是“只见耶稣”。我相信,我们的信仰何时充满基督,何时就是最有活力。而且,当这信仰是最实际,直接,最有道理的时候,它总是最接近耶稣的。

我可以作见证,每次我在深深的痛苦中,除了“只见耶稣”,没有别的可以给我帮助。当我健康的时候,我可以依靠信仰的外在形式,它的外在城墙和堡垒得到某种安慰;但是当我的灵受到试探的攻击,或者被愁苦焦虑围困,我要退到我们神圣信仰最里面的堡垒,就是基督的心那里。还有,我的见证是每次我在灵里有极大的享受,丰富,稀罕珍贵,天上的享受,这些享受总是和只是耶稣联系在一起的,其他信仰上的事情可能会给人某种的喜乐,这喜乐也是健康的,但是所有喜乐中最升华,最使人沉醉,最属神的,一定只是在耶稣里的。

  具体说,我发觉,如果我要努利做工,我一定要只靠耶稣生活;如果我希望能在受苦中忍耐,我一定要只以耶稣为粮;如果我希望能成功与神摔跤,我一定要只以耶稣为恳求;如果我盼望胜过罪,我一定要只用耶稣的血;如果我渴望认识天上的奥秘,我一定要只寻求耶稣的教导。

  我相信,我们加给基督的任何东西都要降低我们的位置;我们的灵魂变得越发高升,越接近那理想的状态,它就是进入那完全的地步,每一样其他的事情越完全湮没,消亡,耶稣,耶稣,只有耶稣,要成为首先的,末后的,中间的,没有尽头,是头脑每一个所想,内心每一个跳动的阿拉法和俄梅戛。愿每一个基督徒的情形都是这样!

  在这里还有其他的人,是还没有相信耶稣的,我们所盼的就是,他们能“只见耶稣”,愿这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有一个人说,“哦,先生,我想看到我的罪,我的心很刚硬,很骄傲,我要看到我的罪。”朋友,我也希望你会看到,但我盼望你看到这些罪,不是在你自己身上,而只是落在耶稣身上。对罪的看见,没有比看见它是落在救主身上更给人带来如此真实的降卑的。

  罪人,我知道你曾经想过这些罪,想它们是落在你自己身上的,你一直尝试感受它们的深重,但还有一种看见是更令人快乐,更好的。罪被加在耶稣身上,这使他被一层血汗所遮盖;它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它使得他高声喊,“拉马撒巴各大尼”。它把他压在死亡的尘土中。朋友,如果你看见罪在耶稣身上,你会恨恶它,你会为它伤心,你要厌恶它。你不要再看罪是像重担一样压在你自己身上的,你只要只见耶稣,最好的悔改要接着而来。

  另一个人说,“啊,但我要更深切体会我是需要基督的。”如果你只见耶稣,你会更清楚看到你的需要。很多时候对一样东西的胃口是由看到它所引起的。嗨,我们有一些人是不能上书店的,因为尽管我们在家里的时候没有看过某一本书,日子还过得很好,但一到书店里我们马上发现我们太需要这本书了。在其他事情上,你们中的一些人也是这样,让你们看见,这是很危险的事,因为你们一看见就想要。看一眼耶稣,看见他对罪人意味着什么,看他怎样对待罪人,看他自己是怎样的,这要比你把你这悲惨可怜的自己浑身上下看一个够更能使你感受到对他的需要。你不需要做得更多,只要“只见耶稣”。

  另外一个人说,“哎呀,但我要更清楚我的权利,我要知道我在耶稣里是有分的。”通过看他,你会最能看见你是在基督里有分的。如果我要知道某一处产业是不是我的,我是不要察看我自己的内心,看看我对它有没有分?不是的,而是看地契的卷宗,我搜查遗嘱和契约。现在,基督耶稣是神与人所立的约,是带领人,统帅人的。今天,我自己是能清楚看见我有上天堂的权利,要我告诉你们我是怎样看见的吗?不是因为我感觉到我希望能感觉到的一切,不是因为我变成了我希望要成为的人,而是我在神的话语中看到,“耶稣基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我是一个罪人。连魔鬼都不能对我说我不是罪人。哦宝贵的救主,你来拯救像我这样的人。然后我再看到圣经上写,“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我已经相信了,我已经受洗了;我知道我单单信靠耶稣,这就是相信。就像肯定天上有一位神,有一天我要上天堂去。一定是这样的,因为除非神说谎,否则相信的必然得救。你不是通过朝自己里面看来看到这点,是通过只是看耶稣,你要看到你的名字是刻在他的手心上的。我希望基督的名字写在我的心上,但如果我缺乏确据,我要去看他的心,直到我看见我的名字是写在那里。

  哦,把你的眼睛从你的罪,你的空虚挪开,转去看他的公义,他的丰富。看那汗如血滴,滴在客西马尼园中,看在加略山上他的心被刺透,为人的罪流出血和水!看他一眼的就活了!

  哦看他,尽管是“只见耶稣”,尽管摩西会定你的罪,以利亚要令你不安,然而“只见耶稣”,这就足以安慰你,足以拯救你。求神赐我们每一个人恩典,以“只见耶稣”作我们生活的座右铭,我们在死亡时的盼望,我们在永世里的喜乐。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08-2013 yyjdj.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余姚基督教两会主办 电话:0574-62640230 地址:余姚市丹凤小区15幢店8号
收缩
越野一网 中国首个越野摩托车综合网站 越野一网 越野E网 越野摩托 越野摩托车 越野摩托车网站 www.yue-e.com